第A13版:花溪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唐诗下酒,宋词伴茶
落地生根
麦香,麦香(中篇小说)
版面导航     
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下一篇4 朗读      2019年12月2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唐诗下酒,宋词伴茶

稿件来源:石家庄新闻网
 

  □辛采阳

  

  我爱唐诗宋词,爱了很久很久了。闲来无事,总喜欢沏一壶清茶,在袅袅的清香里,手捧一本纸质的书卷,徜徉在各种平仄押韵里,品读那一篇篇短小的文章。看形形色色的人,用或含蓄或潇洒的文字,表达情思,展现壮志。看到最后,却常常跟随笔者,伏案痛哭,不能自己。唐诗可下酒,宋词可伴茶,把如此雅致的诗书比作下酒菜,大抵是有些俗了,但却是恰当的,“大俗即大雅”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
  一直以为,诗词是表达历史的另一种方法。诗词读得多了,光从字面上就能猜出大概的历史背景。是大唐盛世,或是安史之乱;是纸醉金迷,或是国破家亡。这些历史,浓缩在短小的诗篇里,笔者的一生,亦浓缩在里面。让历史能够多元化,而不再是拗口难懂的古体文字。闲时翻阅,也能够以古谏今,照亮今人的路。

  唐诗里,最爱李白飘逸的文笔,杜甫忧国的愁思,岑参边塞的豪迈,王维田园的安逸。是谁,能够对月吟出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;又能仰天大笑吟一句“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?唯太白一人而已。我想,月光下的太白一定是俊朗飘逸的,因为我一直相信,文如其人。是谁,在面对满目疮痍的时候,能够吟出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,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?唯子美一人而已。说杜甫是诗史,一点也不为过,因为他本人,就在用他的一生,来书写一部历史。是谁,能够写出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这样别具一格的边塞诗?唯岑嘉州一人而已。喜欢他的匠心独运,让戍边的战士们,能够在大雪中仿佛置身春日的梨园,感受希望的存在。是谁,能够自在徜徉在山水田园间,吟一句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;亦可以对着大漠的黄昏,吟一句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?唯王右丞一人而已。他是男子,是才子,是公子,是君子。千百年来,能做到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的,唯此一人而已。

  在开放的盛唐,不是只有男子才有通天的才气,女子亦是不让须眉的。喜欢李季兰那句“至近至远东西,至深至浅清溪,至高至明日月,至亲至疏夫妻”。短短四句,竟是字字珠玑,玄妙无比。鱼玄机吟出了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”,这个自幼能诗能文的女子,爱过,恨过,痴过,怨过。最终,却也化成一缕青烟,随风飘散。可能谈情说爱太过于矫情,可我毕竟也是一个矫情的小女子,也体会过什么叫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”,更感受过什么是“欲寄彩笺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”。我想,我们大抵都是戏子,总在别人的故事里,流着自己的眼泪。

  人说乱世出英雄,其实绝世的文章,亦是出自于乱世的。可能宋词的不朽,也有些许这方面的缘故吧。做一个灵魂的漂泊者,那也许是文学的美好境界,却是生活的苦楚。是啊,名师的一生,必然是漂泊无依的,因为无依,才思绪万千;因为思绪万千,才永垂不朽。

  我想那个奉旨填词的柳三变,也有年少气盛的时候吧。渴望建功立业,渴望功成名就。但宋仁宗一句“汝自去浅斟低唱,要功名何用”,御笔四字“且去填词”,生生断送了他的三十功名。身负不世之才是错么?能写出“我不求人富贵,人需求我文章”是错么?可能,错了吧,错就错在生不逢时吧,抑或是错在恃才傲物上了吧。罢了罢了,尘归尘,土归土,终究改变不了他生无钱可活,死无钱可葬的命运。可是我一直在想,如果有时光机就好了,那样,我愿在柳永经常来往的岔路口上,烫一壶自酿的梅花酒,听他吟一句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”。

  终于,我可以写一写最崇拜的那个他。我崇拜他,不仅仅是因为他同我一样,都姓辛。他是那个能写出“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,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”的辛稼轩,亦是那个“如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”的辛稼轩,更是那个“若教眼底无离恨,不信人间有白头”的辛稼轩。他是一个大将军,少年得志,驰骋沙场;亦是一个大诗人,问鼎了宋词的最高境界,以豪迈的文字和苏轼比肩,并称“苏辛”。明朝曾出现过一个词,叫“军事文官”。我想,用这个词形容辛弃疾大抵是恰如其分的。能文能武,收放自如,如此完美的一个男子,怎能让我不心生崇拜呢?更何况,这样完美的男子竟还能写出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这样千古流传,情意绵绵的句子。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,都有机会看见灯火阑珊处等候的那个人,于是只能在回忆里众里寻他千百度。但我却真心希望,那个在灯火阑珊处等候稼轩的人,能够在他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后,在他蓦然回首的时候同他遇见,不为别的,只为这个男人,值得人等待,值得人爱。

  我经常在想,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却怎么也给不出一个恰当的答案。但在一篇篇唐诗宋词中,我渐渐明白了,原来书读到了最后,是为了让我们更宽容地去理解这个世界有多复杂。所以古人们才能够写诗写词写段落,能言说,却欲缄默。原来,只一句“最肯忘却古人诗,不屑一顾是相思”罢了。

 
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Copyright@1999-2012 www.sjzdaily.com.cn,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:xinwenwang1999@126.com
联系地址: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:0311--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:13120170005   备案编号 :冀ICP备10004762号-1
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,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:0311-88629083 88629080  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