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A15版:花溪·往事追怀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衣裳 民生的标签
冬夜的翅膀
看海
版面导航     
上一版  下一版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朗读      2019年12月2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冬夜的翅膀

稿件来源:石家庄新闻网
 

  □鲍安顺

  

  冬夜的月亮格外耀眼,冷冷的清辉挟持着凉意,仿佛湿漉漉的光晕,梦一般飞翔。

  村庄外的野地上,一片枯草随风劲舞,一群孩子们正在草地上疯狂奔走。此时,有一位小女孩,她双手捧着一只烤熟的地瓜,可怜巴巴地站在人群之外,看着比她年龄大的哥哥姐姐们在嬉戏快乐。她没有吃地瓜,忽然把焦红的地瓜捧过头顶,像是要献给月亮,她幼小的身姿也在扭动,张开嘴,兴奋地呼叫着,象是对着月亮和旷野歌唱。

  我叫她阿霞,她母亲去世,跟着奶奶一起生活。父亲另娶,已经有了两个弟妹组成另一个家庭。在地瓜收获不久,棉花还在摘拾时,冬天像一阵轻烟挨着秋天的尾巴遛了进来,村外野地上的寒风钻进衣领。那冷,一天比一天强烈,由表及里,直钻骨髓,阿霞穿着破了衬领和袖口的黑棉袄,在我的目光里像一只乌鸦的雏鸟,在嗷嗷待哺。

  我们在月色下玩“老鹰捉小鸡”时,我是老鹰,胖娃是母鸡,我把阿霞安排在最后一个,孩子们疯起来的时候,老鹰左奔右跑,母鸡左挡右栏,小鸡们在母鸡身后左躲右藏,欢声笑语和尖叫声此起彼伏,孩子们个个玩得大汗淋漓。有时,阿霞会被抛离了长蛇一般的队伍,如果摔倒,她不会哭,反而坐在地上格格地笑。即使阿霞成了孤零零的“野小鸡”,我和胖娃都对阿霞关爱有加,我从不去捉她,胖娃也会甩掉其他的小鸡,而去搀扶她。

  “骑战马”是另一种游戏,后边孩子双手分别搭在前面孩子的两肩上,一个接一个排成了一字长龙,胖娃在最后一个成了我的坐骑,我就成了威风凛凛的大将军。在与邻村的孩子们在星野上“骑马”对决时,前面的一个,地大呼小叫。

  还有唱童谣的游戏,孩子们唱着:“好大月亮好卖狗/捡个铜钱打烧酒/走一步喝一口/问资资奶奶个要狗……”阿霞也唱,有次她唱着就突然哭了起来,她说,为什么会是“资资奶奶”,我的奶奶也好卖狗呀?不是我没有妈妈了,我的奶奶就不如“资资奶奶”了?这时,我去安抚阿霞,我说歌谣里唱的“资资奶奶”,其实都是我们的奶奶。

  在冬夜,孩子们常聚在一起听大人们说古。《三国演义》里的桃源三结义与三战吕布,《三侠五义》里的白玉堂、钻天鼠与翻江鼠等,《水浒传》里的武松打虎和一个个英雄好汉被逼上梁山,甚至有《西厢记》里的青灯与红烛,都让我们幼小的心灵在冬夜里滋润发光。阿霞也去,很多时候她听得睡着了,小小的鼾声从鼻子里轻声传出,惹人怜爱,十分甜美。

  村庄偶尔也放露天电影,大多时候,我与胖娃领着阿霞走几十里山路去矿山、工厂和部队营地看《红灯记》、《南征北战》、《白毛女》等,同一部电影看了十遍仍然还想看。记得放《智取威虎山》时,是在雪后晴夜,我带领几十个孩子在山坡上模仿电影中的滑雪,有人撑开油脂伞,有人披着斗篷式的化肥袋子,还有人举着火把、踩着竹编的踏板……许多孩子摔倒后又爬起来,尽管头冒金星,两眼发花,一身泥了,也还叫喊着继续疯狂地游戏。阿霞虽然人小,她从不示弱,手中拄着的两根竹竿,她乐呵呵地说,这竹竿是她的翅膀,让她滑起来,也让她飞起来。

  童心永恒,正如阿霞的笑声与身影,仿佛喜鹊一样叽叽喳喳。我至今还记得她穿的那件黑色厚笨棉衣里,藏着一个鲜活生命的灵性与纯真。我常在冬夜里守望,阿霞像小河里的一尾鱼剪着水花向我游来。她的音容笑貌,像种子发芽的梦,有一股暖流,似一片春光,让那冬夜的月光忽然变成了阳光,在树梢间、村庄里、山岗上,轻轻而随意的流泻,像时光漫游而来,寒冷、温暖而充满渴求,那种渴望飞翔的幸福,让我想起冬眠的蛇与熊,还有它们冷血中的沉睡。

  阿霞在冬夜是欢乐的,而在一个洪峰泛滥的夏日正午,她却意外被无情的江水卷走了。阿霞走了几十年了,可是她的身影和笑声一直还在,在我的记忆里,成为我追寻冬夜的思念翅膀,让我的灵魂在飞翔中感到惆怅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Copyright@1999-2012 www.sjzdaily.com.cn, 石家庄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本网邮箱:xinwenwang1999@126.com
联系地址: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13号 联系电话:0311--88629083 国新网 许可证编号:13120170005   备案编号 :冀ICP备10004762号-1
电子报版权归石家庄新闻网所有,如需使用请与石家庄报业集团网络传媒有限公司联系 联系电话:0311-88629083 88629080  

关闭